基本情绪对个人生活的影响

1.4、基本情绪对个人生活的影响

上面我们讲到不良的个人情绪模式决定着我们的人际关系,使人常常处在不平衡的人际关系中。例如,那个对外百般讨好忍让,对内无节制发泄愤怒的同事妻子。我们来做一些分析:在日常的生活中,面对外界她处处与人和平,避免冲突的发生。要做到这些她就要时时的提防和提醒自己。所以,日常对外的任何交往她都是紧张和设防的。这样的紧张是必需要放松。那么,她去哪里放松呢,就是她认为安全的地方,她的家庭。过度的紧张必然带来过度的释放。在家里,她的过度释放就会让她的家人感到受不安和无所适从。这就造成了她的生活常态,在白天和外面,别人让她紧张,晚上回到家中她让别人紧张。无论在那里,是的社会关系还是家庭关系她都和人处在一种不安和对抗之中,或者是别人总是给她带来不良的感受,或者是她总是给别人带来不良的感受。在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中,没有一个人会感到轻松和愉悦。这就是不良的个人情绪模式带给人们日常生活的东西——只有紧张和伤害,而没有别的。

无论是对外表达得不到满足还是压抑表达的欲望,都会将能量转化成负面的情绪。前者在过渡表达和无法满足之间愤怒,后者在天然的表达欲望与自我否定之间纠结,使能量在一种不健康的消耗过程中伤害生命。怨恨和自我压抑是基本情绪中最常见的两个主要内容。由此基本情绪会影响到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下面就五个方面来讨论:基本情绪与父母的关系,基本情绪与自我的关系,基本情绪与两性关系,基本情绪与工作关系,基本情绪与亲子关系。

        基本情绪与父母的关系

        人们愤怒的首先是针对父母。愤怒起源于对爱的缺失感。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最让我们愤怒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们的人。生命处在幼年,自我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被爱,因为没有爱儿童就无法存活。当感到爱的缺失时,儿童就会牺牲自我,以顺从父母。当自我牺牲仍然无法换来缺失的爱时,愤怒就会来到生命里,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累积。所以,儿时形成的对父母的愤怒如果得不到良性的处理,随着成长不仅不会消失,反而会越加强烈。这是因为愤怒是对索求未满足的表现,愤怒越大,说明对爱的外求或依赖就越大。随着成长,当挑战性越来越强时,依赖性会极大的限制个体自主能力的发挥,比别人遭遇更多的挫折和失败。于是,我们对父母的愤怒就会增多。形成心理上的“沼泽泥痕”效应。

最近,媒体报道,当年一个本地的高考状元将父亲砍死在家中。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案犯从小聪明好学,是当地的学习尖子。父母对其溺爱又掌控。他高考成绩很好,就想报考自己喜欢的律师专业,可是专制的父亲执意要他报考计算机专业。其父亲在当地银行工作,许诺计算机专业毕业之后可以保证他顺利进入银行。进入大学后,他发现自己对计算机根本学不进去,而同学个个都是计算机迷,自己一下子从原来的学习尖子沦落为后进生,感觉很失落。在父亲的重压之下最后勉强毕业,成绩很不理想。只好回到家乡。这时就业政策变化,银行停止向内部员工招工。他只好失业在家。这让他开始怨恨父亲,自暴自弃。几经努力,父亲托人使他成为银行的临时工。工作累不说,收入也不高。这时儿时不如他的小伙伴生活工作都比他好,买车买房,娶妻生子。大学的同学也都留在了大城市,工作生活更不用说。现在只有他处处不如别人。这就使他更加怨恨父亲,认为这一切都是当初父亲造成的。开始向父亲要钱,买车买房……。直到有一天,父亲拿不出一分钱时,他就将父亲砍死在家中。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缺乏成功,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对父母的抱怨太多。

        对父母的愤怒常常表现为一种成人后的破罐破摔的报复心理。

被爱的缺失,使我们对父母愤怒。愤怒情绪是需要释放的。报复父母常常是我们向他们发泄愤怒的方式之一。父母喜欢什么,我们就去破坏什么。他们越希望看到我们好,我们就偏不好——失学、不求上进、犯错误、离婚、失业、生病……。愤怒来自依赖感,依赖使我们缺乏能量。去做错误的事情常常是不需要能量的。不去付出还能报复父母,既轻松又痛快,何乐而不为。

在上面的案例中,专制的父亲后来看到孩子找不到工作,也很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就设法弥补。千方百计帮助找工作,在经济上尽量满足孩子的要求。但是,据这个男孩讲,父亲很要强。每当他看到父亲因为自己的现状在同事和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复仇之后的快感。这个男孩,天资聪明,不管怎么说,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只要自己想干好,不怕吃苦,一定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就像邻居和他的父亲曾经说的,他好像就是想和父亲对着干,破罐破摔,非得把自己的父亲气死不可。

这个男孩子,无论是天赋,还是受教育程度都高于目前中国社会青年人的平均水平。他的下场不是他的能力问题,也不能完全归于他的父亲教养方式,而是和他对父亲有太多的愤怒分不开。对于父亲的愤怒,使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报复父亲上面,已经没有能量可以去发展自己的事业了。在这样一个竞争的社会里,他必然要输掉。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终止学习和成长,自甘堕落。不是因为他们面对自身的不完善无知无觉,或者是无能为力,这样的人是不存在的。而是因为自身的不完善可以让他们用来报复爱他们的人,并从中获得快乐。人类的大多数快乐感并不是来自创造,而是来自相互报复。只有极少数独立自主的人才会有真正的幸福感——通过创造获得成就和荣耀。

 

  • 基本情绪与自我的关系

在人类的初级发展阶段,狩猎与采集时代,适应自然是人类生活的主题,原始人类最高的精神支持体现在祭祀时的牺牲献祭。个人的成长也是如此。自我牺牲是当感到缺失爱时,儿童学会的第一种生存技能。但社会关系与家庭关系不同。家庭关系是以主动付出爱为核心,社会关系是以主动索取为核心。当我们步入社会,采用同样的方式发展社会关系,以期获得安全和爱时,大多数情况都会受到伤害和被侵犯。于是我们就会愤怒。不是向他人,而是首先向自己。对自己的软弱和无能感到愤怒。因为自我牺牲是不允许向别人愤怒的。自我牺牲越大,自我愤怒就越强烈。以自我牺牲为主要方式的人其情绪会经常在自我牺牲和自我愤怒之间纠结,而不是把愤怒发泄出来。

当受到侵害,而又无法表达愤怒时,愤怒的情绪在自己的机体内就会转化为有害的能量——降低免于功能和新陈代谢紊乱,使身体染上疾病。这就是自我攻击。

据医学相关临床调查和统计数据表明:癌症与人们的日常心情密切相关,长期处于抑郁和自我压抑的人群比乐观开放的人群患上癌症的概率要高出很多。人体每天大约产生10万-50万亿个细胞进行新陈代谢。其中有10000个左右是残次品——变异细胞,即癌细胞。人体免疫细胞能及时将癌细胞吞噬,所以一般人不会得癌症。当个体处于抑郁或长时间的负面情绪中,人体免疫系统就会受到影响,免疫细胞的活性大幅下降,使癌细胞不能得到及时的处理和消灭。久而久之,当人体内癌细胞数量累计达到109-1011时,就容易形成癌症。

        在这个世界上,让大多数人失去健康的不是病毒,而是有害的情绪。

 

  • 基本情绪与两性关系:

有愤怒情绪的人常常对什么人容易产生愤怒?两种人,一种是和自己父母一样的人,因为我们的愤怒来自小时候父母给予爱的缺失,这种缺失给我们带来的感受与父母的性格、特质、行为举止密切相关,所以,对于和父母相近的人容易使我们产生愤怒的。当我们想要发泄时,我们就会主动寻找和靠近这样的人。

俗话说’夫妻是冤家’,是有道理的。当发泄愤怒已经成为一种生活常态时,就需要一个常态的对象来发泄。社会上的人是不会接受我们这种生活常态的。于是我们就选择一个这样的人来做配偶,组建家庭关系。心理学上管这个叫做原生家庭关系复制——即心理遗传。也就是说,我们把在父母身上无法获得的爱,或者说我们对父母的愤怒,继续以亲密关系的方式进行索求和发泄。

我们常常会从一个妻子口中听到:“天哪,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他(丈夫)这样不通情达理的人。”

我有一位来访者,阿红,女性,37岁,名牌大学毕业,漂亮,聪明。可是她告诉我,她已经离了三次婚,每次离婚的原因都是因为家庭暴力。我请她讲述的具体些。她说,第一任丈夫在谈恋爱时对她就有暴力倾向,她认为结婚之后会变好,可以婚后丈夫变本加厉,她实在无法忍受,离婚了。后来,第二任第三任丈夫开始待她都很好。可是不久她自己就觉得不对劲儿。认为丈夫一定在假装对自己好。这样一想,就会紧张。丈夫越对阿红好,就让阿红更加不安。阿红终于忍受不住,开始找茬和丈夫吵架。一吵架阿红就指责丈夫有暴力倾向,只是假装忍着,很虚伪。久而久之,丈夫就开始打她,这就让她更加愤怒。最终,又都导致离婚。

我问阿红,在她的幼年时发生了什么?她说,最深的印象是父母吵架,一吵架父亲就打妈妈,后来妈妈离开了爸爸。妈妈离开后,爸爸就开始对她发脾气,动不动就责打她,她对父亲很怨恨。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阿红的行为是由于从小在对抗的环境长大的,由此形成了自己的生存经验,如果环境不是对抗的,其经验就会失效,阿红就不知该如何生存,为了生存,只好自己努力去制造这样的环境。

另一个观点是,阿红从小被接纳的期待就没有被满足。为了说服自己被接纳的期待是不可能被满足的,阿红在用各种方式来试探周围的人,以证明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对某些人而言,亲密关系不仅是配偶,也包括亲密的社会关系,例如朋友和同事。

我的一个朋友自己开公司当老板。他向我抱怨公司的员工都是些好吃懒做的人。最初我以为这只是做老板的抱怨,并非其实。去他公司一看,果不其然,确实如此。后来,和这位朋友聊天。他对我说,他有一个哥哥,父亲很溺爱,这让他在童年很愤怒。为了得到父亲的重视,他就努力学习和表现,处处争第一,而哥哥由于被溺爱,处处好吃懒做,学习也很不好。这让他有一种报复父亲和自尊心获得满足的快感。

这位朋友童年时期对父亲愤怒和报复的方式,让我明白为什么他的员工都是些好吃懒做的人。我注意到,在他的公司里面谁表现的比较突出时,这位老板就会开始打压人家。他这做就是继续在报复自己的父亲,让自己的自尊心从中获得满足。

在日常生活里,一个男人受了气,怎么办,通常会找哥们一起喝酒,骂人;一个女人受了委屈,怎么办,就会和闺蜜一起抱着哭。有太多愤怒的上级会专门找像自己父母的员工撒气;有太多愤怒的下级会专门找像自己父母的领导去对抗。有太多愤怒的恋人一定会选择一个像自己父母的追求者做配偶;有太多愤怒的家长会专门培养出让自己愤怒的孩子。

在这个世界上,对许多人来说,亲密关系,就是发泄关系。人们相互吸引和选择,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发泄。所以,在太多的关系里面,尤其是亲密关系,我们看到的不是爱,而是自我发泄。

 

  •  基本情绪与工作关系:

有愤怒情绪的人容易让他们愤怒的第二种人就是和他们自己相像的人。心理学上管这个叫做投射。自我意识让我们知道爱的缺失是由于自我不完善需要被爱而造成的。不看到或不感觉到自我的不完善,我们就会降低对被爱的需求,也就降低了对父母的愤怒。但是当我们遇到和我们一样的人时,他们的行为举止处处透着我们的不完善,潜意识或直觉就会让我们清楚的看到自己不接受的或者长期压抑和隐藏的自我的缺失部分。我们内在的愤怒就会被唤醒,心生怨恨——我们的一切都是因为‘它们’的存在而造成的。

我的一位来访者,阿英,21岁,大学毕业,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子。接受咨询的原因是,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已经换了三个工作,原因是和同事吵架。据阿英自己讲,她总是容易和别人发生争执。例如,走在街上。如果前面人走的慢,挡住了她的路,阿英就会生气,冲口说出一些挖苦人的话“走这么慢,你成心的吧!”“干嘛哪,会走路吗?”人家听到自然莫名其妙,就会发生争吵。我问她,你觉得吵架好吗?阿英说,当然不好!我又问,有没有人说你很厉害?阿英说,许多人都这样说。但是,我自己不这样认为。我最痛恨欺负人了。所以,从来都不会去招惹别人。发生争吵并不是我的缘故,而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很自私和无礼的。

在后来的咨询中,阿英告诉我,小的时候她家很穷,有一个姐姐,每次分东西,姐姐都要欺负她,父母也不管。后来她学会和姐姐抗争,一次竟用木棍把姐姐打晕了。她说那次父亲把她狠揍了一顿,但是从那以后,姐姐就不敢轻易欺负她了。

有一次,我有意陪同阿英上街。在地铁的滚梯上,我教给阿英如何礼貌的让站在前面的旅客让开通道。当我和阿英顺利的下了滚梯后,我问她有什么体会。阿英说,旅客礼貌让路的行为让她没有想到。我接着问,那你还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还很自私吗?阿英说,这个她要回去好好想一想。

这个案例说明,由于缺乏父母的关爱,阿英在与姐姐的互动关系中受到了伤害,这让她产生了极大的愤怒。长大以后,她带着这个愤怒来解读整个世界。阿英痛恨恃强和欺负人的人,这是让她感到愤怒和要压抑的部分,无论对他人还是对自己。一旦遇到有人在“恃强”,愤怒就会被唤醒,使阿英陷入人际关系的困境。阿英在家中是最小的。这个“弱小”是让她受伤害和愤怒的原因。别人的“恃强”,总是让阿英看到自己的“弱小”,她就要站出来保护自己。

我有一个儿时的伙伴,小时候他经常受欺负。就决心去学武术,回来报仇。后来,他学了一身的真功夫。我问他怎样想。他说现在最怕打架,因为即使别人打他对方都会受伤。强大来自内在。如果我们透过这个世界觉得自己很弱小,就会去伤害这个世界,以保护自己的弱小。我们心里有什么,透过这个世界就会看到什么。当我们担心自己被欺负时,就会去欺负这个世界——以防止被欺负,于是在我们的世界里到处就充满了欺负。

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面对这个世界,让我们愤怒和恐惧的不是别人和环境,而是我们自己。

 

  •  基本情绪与亲子关系:

面对世界,人们眼中看到的都是自己内心的投射。确切的说,自己内心焦虑和愤怒什么就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什么。面对孩子,弱小和幼稚,就更容易引发人们去投射。在许多中国家长眼中,所谓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家长的心理投射。当家长认为孩子在某一方面存在‘问题’时,就会抓住不放,搞得孩子很紧张,错误不断,最后丧失信心。这时家长就会拉住所有人指给他们看“我的孩子确实有问题”。却不知道,孩子的这个问题正是他的投射造成的。 下面用一个案例来做进一步的解读。

一次去地方上讲学。课后当地的一位公安局长向我咨询孩子的教育问题。他讲,自己的儿子特别胆小,很怕黑,都7、8岁了,晚上睡觉还要开着灯。我就问他关于‘黑暗’在更早的时候都在孩子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他很奇怪,告诉我没有发生过什么。我就问,你平时比较注意孩子的哪些方面。他说胆量。他想从小就培养孩子的胆量,特别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孩子偏偏在这方面最差,这让他很着急。我说那你在这个方面做了什么。他讲了许多事情,其中一个就是在孩子三岁时把孩子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是为了培养孩子不怕黑。我问结果呢。他说后来发现孩子哭晕在屋子里。从那以后孩子就拒绝在‘黑暗’里睡觉。

然后,我问他和自己父亲的关系。他父亲是个军人,当年打仗很勇敢,是个战斗英雄,全家都以父亲为荣。可是在小时候父亲总说他胆小,将来没有出息。他为此很生气,十几岁就偷偷跑出家,当了兵。后来转业到地方进入了公安系统,工作一直很努力。我说你是不是一直憋着一口气,就是想证明给父亲看,他当初对你的看法是错的。这位公安局长说是的。我又问,所以现在在你孩子的这方面你也特别注意。他说是的。在交谈中这位公安局长一再强调,我们是军人世家,我们家的孩子一定要比别人家的孩子勇敢。

这位公安局长出身军人世家,父亲是战斗英雄,在他的家里父亲是永远不能被质疑的。父亲的偏见对他童年造成的心理伤害,使他无处发泄。当有了孩子之后,他就通过训练孩子的胆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这就是他孩子胆小的原因。

         面对孩子,我们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我们有一缺失的童年,而我们又无法摆脱它。

 

这是《我们的情绪》系列文章之一,他们分别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