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情绪的双重模式

1.3、基本情绪的双重模式

        基本情绪的形成不仅来童年与抚养人之间情感互动中爱的缺失,还来自对爱的表达缺乏——即对爱的期待和对不满情绪的压抑或过度宣泄。生存能量的激发始于‘饥饿’,即因某种生存滋养匮乏而产生强烈的需求感。当情感的需求未获得满足时,生存能量就会被激发出来。能量的流向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向外释放,不断地努力去表达,争取爱的滋养和被爱的满足;另一个方向是向内攻击,通过压抑来消除对爱的需求欲望和降低对爱的需求感,以消除不满足带来的痛苦。对爱没有欲望和要求,就不会因为爱的缺失而痛苦或感到受伤害。也就是佛教所倡导的,即所谓‘禁欲’和‘无我’,或是儒家提倡的‘孝顺和忍让’。

        不健康的对外释放,是指情绪的表达是一种过度的宣泄,将个人的情感需要和满足完全依赖于他人的提供,其表现是不分场合、对象和时间,只要有需求就要求别人来满足,不能够满足就无限制的发泄自己的情绪。这类表达通常被称作是‘坏脾气’。

        过渡表达即来自环境鼓励也来自环境无法满足表达者的需求。当环境对自我表达是不接纳时,也就是说当向外释放得不到关注或不被允许时,向外释放就会被惩罚或者因无法满足而失望。于是儿童就会把自我向外释放逐渐转化向内释放,增加自我交流和减少向外表达。减少表达并非是大多数人的天性,遏制人与人之间情感交流的欲望,就需要将被激发的能量向自己的身体内挤压,形成自我压抑。因‘饥饿’激发出的能量是索求性,不向外释放就会向内索求,认识社会动物,自我交流是无法满足所有需求的。不能向外表达,又不能自我满足,就只能去消除这部分欲望,这叫做自我攻击。自我攻击并非可以消除能量,只是把它们挤压到身体的深处暂时不让自己感知到。缺乏表达通常表现为忍让和顺从,被称作是‘好脾气’。

        无论是对外表达得不到满足还是压抑表达的欲望,都会将能量转化成负面的情绪。前者在过渡表达和无法满足之间愤怒,后者在天然的表达欲望与自我否定之间纠结,使能量在一种不健康的消耗过程中伤害生命。

        在现实中,我们遇到的大多数人身上往往都会同时具备对外释放和对内压抑这两种模式,只是因人而不同。在有伤害和缺乏保护的环境中人们用‘好脾气’来避免冲突和伤害的升级,在安全和可控制的环境中用‘坏脾气’来获得情感需求的满足。

        这种双重的情绪模式来自童年时期家庭的影响。‘好脾气’往往来自抚养环境中的对自我表达的过度控制和压抑,‘坏脾气’则来自溺爱,或者是崇尚暴力和过度索取的家庭。通常在不健康的家庭抚养环境中,对父母与孩子的情感互动同时存在着控制与压抑,溺爱和放纵。下面我们通过一个案例来说明:

         新华网上海2011年4月12日报道:一位高高兴兴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迎接儿子的母亲被连刺数刀,倒在了血泊之中。伤害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刚从日本回来的留学生儿子。当警察及时赶到,冰冷的手铐铐上了儿子的双手,母亲疼痛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一颗破碎的心。

        汪某为何要把尖刀刺向母亲?上海机场警方发布消息称:母子俩因学费问题发生争执。在看守所的汪某则这样描述事发过程:“机场见面时,她说没有钱,甚至说‘不可能给你钱,要钱的话就只有一条命了’这种话,我脑子一下子一片空白,冲上去就用刀刺了她。”

        据亲属介绍,汪某留学日本5年从不打工,所有费用都靠母亲每月7000元的工资来支出。为了儿子,母亲顾某曾多次向朋友借钱。这次,顾某可能真的凑不到。顾女士的妹夫接受采访时说,平时顾某对儿子很呵护,亲属们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们也感到非常意外和痛心,平时她对儿子很呵护的,大家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顾女士的妹夫说,顾女士的儿子汪某已经留学日本五年,每年花费都要几十万元。因为教育开销太大,不少学费都是向亲朋好友借的。“我姐姐花了很多钱和精力培养儿子,自己却省吃俭用过得很简朴,就是平时对汪某太溺爱了,不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顾女士说:“我每个月固定寄钱给他,他在东京的房租是12000元(人民币)/月,生活费也都是我们付的,如果加上一年学费8万元的话,每年开销30万-40万元。去年,他出国时还说要去打工,但后来也没找到。”

        记者了解到,汪某在去日本之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不喜欢跟别人交流,而是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上网。

        这个案例说明了家庭环境对一个孩子情绪模式形成的影响是怎样的。这是一个在溺爱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个体,他情绪模式的双重性表现为:在家庭里面(安全环境)过度的自我宣泄(为了获得情感满足)和在陌生环境(非安全环境)中极端的自我封闭(为了获得安全)。

        被娇生惯养的孩子在被溺爱环境中学到的生存经验只有一种,就是依赖,通过不断地讨要来从别人那里获得生存资源,他们获得爱的满足感的唯一的手段就是不断地表达自己的需求和不满,完全不懂的个人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去解决生存问题。在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是无法离开父母的,因为他们完全依靠外界来满足需求,其内在是没有力量的。一旦离开家庭进入陌生的环境,没有了供养和和保护,他们就会变得无能为力,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只有被伤害而没有被满足。所以,他们长大以后是无法进入社会的。这就是啃老族。啃老族在基本情绪上的双重表现是在家里对父母极端的释放自己的情绪,在外面面对陌生人又极端的收敛和自闭。

        不仅是溺爱家庭,任何不健康的抚养环境都会给孩子在情感表达方式上造成两种矛盾情感表达模式,由此而产生个人的情感纠结和心理问题。

        在日常的生活中,内在的情感需求不能够被表达或表达之后无法获得满足的‘事件’提出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情感和情绪上的不表达和不满足就会形成负面能量的累积,带来的‘痛楚’也会越加的剧烈和明显。这时,人们就要想出办法来应对,不要让这个‘痛楚’来影响到自己。日常交往中最常见的消除情感‘痛楚’的方法有四种:第一种是提前回避,就是对某种人和事形成特殊的敏感,一旦预感到即将引发‘伤害’或‘痛楚’人和事即将出现就马上采取回避,尽量不要让这样的人和事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第二种是‘忘却’,就是对这种人和事以及引发的痛楚视而不见,用麻木自己的方法不要让自己感受到它,就好像一切没有发生一样。这和臭味闻久了就会闻不到的原因一样。第三种是主动攻击。就是在遇到没有威胁性的对象时找理由攻击对方,将自己积压的不良情绪发泄出来,全然不顾及理性和对方的感受。第四种是过度倾诉。就是抓住任何可以倾诉的机会或对象不停的讲述自己的优点或别人的缺点。这四种的情绪也不一样,分别是恐惧、期待、愤怒和骄傲。前两种表达情绪的方法属于过度压抑,后两种表达情绪的方法属于过度释放。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情感的表达都具有双重性,通常是上述四种方式的不同组合。你的情感的表达是哪两种呢?

下面我们对这四种情感表达分别方式进行论述:

  • 1、因恐惧而过度回避

        当成长早期经历遗存的记忆总是通过某类人和事让我们感到恐惧和伤到伤害,一旦进入和这类人和事有关的环境,我们就会提高警惕和提前采取措施,不要让类似的事件发生。例如,在童年,陌生的环境里或与人争执时总是受到伤害,而父母的榜样和鼓励是回避,这样的孩子成人之后,进入陌生或者有利益之争的环境,就会变得比较安静和喜欢表现出友好,企图通过回避或者以好换好的的方式消除争执和伤害的发生。我的那个和蔼的同事的妻子,在家庭之外,尤其是在陌生的环境或人群中的过度示好的表现就是如此。

  • 2、因期待而过度隔离

       在早期的成长经历中,如果某些心理和情感的需求总是得不到满足,而更多的讨要会带来更大的失望,我们就会放弃对这部分心里和情感的需求,以免让更多的失望伤害自己。在成人之后,就会在这种长期养成的潜在的自我保护意识的驱使下不自觉的去规避工作和生活中设法摆出这部分心理与情感的互动和交流。我的一个同事,工作很出色,可是和同事从不发生情感上的交流,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连他的妻子都说她是一个木头人。和他同事多年,熟悉他的人都觉得他的内心还是很善良的,就是不会表达和与人分享。“隔离”或者“忘却”,不让自己知道和感受到这部分的需求是他处理自身情绪的主要方式之一。

        心理学上有一个实验:将一群狗居住的笼子底部通上电流,最初这些狗被点击后就拼命的跳来跳去,久而久之,由于被困在在笼子里面无法逃脱,而跳动又带来疲倦,这些狗就慢慢的不在跳动,任由电流的刺激,好像电流不存在一样。然后,实验者将笼子拆除,并放入一些新的狗,当接通电流时,新的狗马上就逃走了,而原来狗依然躺在地板上。因为‘地板上就是有电流的’对它们来说已经成为一个事实,它们已经‘忘却’的疼痛的存在。

  • 3、因愤怒而过度指责

        回避和自我压抑,虽然可以获得安全,却是以伤害自己内在愿望为代价的,这并非是许多人天性里可以接受,当我们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尝试释放,并获得更多的安全和利益时,我们就学会了另外一种和压抑、回避相反的策略,就是攻击和发泄,以强取胜,以势压人。上面提到的那个喜欢在下属面前发脾气的领导者就是如此。他们通过向他人发泄内心的不满来获得情绪上的平静,或者通过制造恐惧来获得安全感。

  • 4、因骄傲而过度述说

        忽视、隔离和忘却人的情感就会在内心造成更大的情感需求。所以,但人们找可以释放情感的空间时,他们的释放就会无度和过分。一位画家,平时埋头作画,不与任何人交往。但是,一旦谈起他的画作,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滔滔不绝,没完没了,常常让听者心生厌烦,崩溃而逃。而他却把这归为人们不懂艺术和缺乏情感。

        上面的分析使我们看到,个人情绪表达和处理模式并非是单一,四种方式都会有,只是程度不同,对大多数人来说,其中的两个会占主导,构成了基本情绪表达和处理的双重性。如果我们在某些人和事面前过度压抑和回避,就会在另一些人和事面前过的宣泄和释放。例如,上面曾经提到的我同事的妻子和喜欢对属下发脾气的领导者。我把这种处理情绪的人称作‘功利性’情绪模式,其特点是压抑和攻击,这类人在某些时空过度压抑自己的内在的情绪顺从来接受他人的情感支配,在另外一些时空又会通过过度攻击他人来释放自己的情感。还有一类人,我把他们的处理情绪方式称作‘艺术性’情绪模式,例如上面提到的那个画家。‘艺术性’情绪模式的特点是隔离和表现,这类人在某些时空会回避和隔离人类情感的交流,在另外一些时空又会通过过度叙述和表达来释放自己的情感。

        不管是哪种情绪模式,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情绪模式都是双重的。

        例如,据媒体报导,成都以老年乞丐为了消除孤独收养了7、8条流浪狗。老人对狗很好,每天都为它们找吃的,先把狗喂饱,然后自己才吃,对狗亲如家人。这位老年乞丐每天流量街头,孤然一身,不被人们尊重和理睬。但是在落魄,他也和普通人一样,需要有情感的互动和交流。没有人理睬和尊重,他怎样才可以排解孤独,获得温情和尊重呢?受养流浪狗,喂养它们,可以使这位老人在与狗的互动中获得心理和精神的满足——不再孤独,拥有得温情和被需要的存在感。对狗的善良与宽容是老人获得情感满足的情绪模式。

        后来,一天晚上,一个醉汉来到老人的流浪的车子跟前,询问他的狗可以不可以杀来吃,老人拿出一把大柴刀,把醉汉砍死了。老人能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狗儿。对醉汉的恐惧与愤怒是老人获得安全的情绪模式。

        一面对狗儿的温情和善良,一面是对陌生的警觉与愤怒,两者构成了这位乞丐老人的情绪模式。

        不仅是这位乞丐老人,我们都生活在自己双重的情绪模式中,一个情绪负责维持安全,另一个情绪负责获得情感满足,我们每个人日常的行为都是和这两个情绪关联的。

        男人们在单位和工作中需要忍让自己的上级,下班之后就去喝酒喝骂人,上班的忍让是为了安全,下班借酒骂人是为了释放心中的不满。

        女人们在单位和家中中需要忍让自己的上级和人男,下班之后就疯狂购物或和闺蜜相互倾诉,上班的忍让是为了安全,下班的购物和相互倾诉是为了获得情感上的安慰。

        一个朋友,脾气十分温和,在家里要听从老婆的,在单位对所有也都温和顺从,从不喝酒和骂人。那他怎样获得被维护和被关爱的满足呢?就是生病。要对所有人表示恭顺,就要压抑自己,这让他染上了胃病,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的胃就要犯病,他就会住进医院。他的家人和同事都很为他担心。可他私下里却对我说,其实我很享受得病,这样才会有人来照顾和关心我。平时对所有人恭顺是他基本情绪中的安全模式,得病住院是他基本情绪中获得情感满足的模式。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靠两条腿来支撑身体,同样也靠两种情绪模式来维持情感能量的平衡。

        是不是所有人的基本情绪都是由两种相互冲突的内同来构成的呢?也未必。下面我们谈单一内容的情绪模式。

        一个抢劫杀人犯,男,25岁。6岁时父母离异,被爷爷奶奶生养。10岁辍学,离家出走。因为,在学校被同学看不起和欺负,被叫做‘野孩子’,为此经常和人打架,老师也就不喜欢他。辍学后和一帮流浪儿混在一起,偷东西、抢劫、打架,让他感觉到谁‘野’谁就能赢得伙伴的尊重,谁就有钱花。因犯罪被公安局抓过5次,都因年两不满18岁被释放。18岁那年,因抢劫伤人被判刑10年。25岁时提前释放。出狱后,见到儿时的同学,买车、买房,有手机。心中十分羡慕。又重操旧业,入室抢劫,将主人杀死,最后被捕判处死刑。

        这个罪犯从6岁起就没有家庭和父母,上小学不断被同学当做另类来欺负,然后和流浪儿混在一起,学到的是‘谁强谁野谁就不被欺负和过得好’。对他来讲,生活里从来就没有过安全,有的只是释放,谁敢释放,谁最能释放,谁就过得好。所以他只有一种模式维持,就是不断释放来获得满足,而没有维持安全的考虑。不考虑安全,就只有伤害,生命就无法维持长久,不是他杀人,就是他被杀(被判处死刑)。

        另一个案例来自《法律与生活》2010年第18的一篇报道——沉重解脱,优秀女教师杀夫案,摘抄如下:

        2010年1月10日,王丽的儿媳妇当妈妈了。此时,身在高墙内的王丽却无法亲眼看到自己可爱的孙子。家庭的破碎,缘于一周前那个晚上的突发事件。

        2010年1月3日晚上7点左右,黄建国躺在客厅沙发上好像睡着了。因为怕丈夫着凉,王丽拿了件衣服要给黄建国盖上。
  王丽没想到,她刚走过去,黄建国就拽住她的衣服将她拉倒在地,骑在她身上用双手打她的头,让她承认和饭店老板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且逼王丽写下“认罪字据”。黄建国一边打王丽,一边扬言要“弄死”她。
  在挣扎过程中,王丽的手无意中摸到沙发下一个锤子。恐惧之中,王丽拿起锤子往后一通瞎抡。在锤子打到了黄建国的头部后,王丽趁机挣扎着翻过身来。
  此时的黄建国虽然已经倒在地上,但还用手抓王丽,并且不停地说弄死她。
  这时候,王丽的脑子一片混乱,往日遭遇丈夫毒打的情形不断浮现在脑海。突然,一个想法闯进她的脑海:不把黄建国打死,自己就得死。
  于是,王丽用锤子朝黄建国的头上乱打。黄建国站起来往屋外走,王丽追着打黄建国的头,直到黄建国倒在血泊中。

         向丈夫举起铁锤的王丽并不是一个愚昧的农妇,出人意料的是,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优秀教师。
   在北京市怀柔区某小学当老师的王丽53岁,拥有近30年的教龄。30年的教师生涯不仅使她桃李满天下,而且给带来她良好的职业声誉,先进教师等称号多年来一直戴在她头上。
   在同事们看来,王丽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几十年如一日,是一个好同事、好大姐。在学生们看来,王老师耐心细致,和蔼可亲,是一个好老师、好长辈。
   提到王丽,已经毕业的学生孙刚就忍不住掉眼泪:“王老师知道我家里很穷,经常给我送衣服,并且鼓励我自强不息。因此,我中考时获得了优异成绩。”在村民们看来,王丽乐于助人,值得信赖,是一个好邻居、好朋友。

        通情达理、人缘极好的王丽和性格桀骜、没有朋友的黄建国却是夫妻。这样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是长达20多年的家庭暴力!
        黄建国嗜酒如命,一天最少三大杯白酒,而且一喝多就借故闹事、六亲不认,有时碰见猫狗都要打,对王丽更是棍棒有加。
   王丽幼年丧母,父亲再婚后,她遭受继母虐待,为了逃离家庭,她嫁给了黄建国。却不知自己逃离了一个火坑,又跳入了另一个更大的火坑。

        黄建国与王丽的独生子黄宁这样介绍自己的出生:“我是早产一个月生下来的,因为当天父亲要请朋友在家里吃饭,他嫌母亲慢,一脚踹在母亲肚子上。当天,母亲就被送进医院,我就早产了。”

        26岁的黄宁,至今仍对幼年看到的一幕心有余悸。一个寒冬的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把一大桶凉水浇到母亲身上后,把母亲推入院子里一个很深的冬储大坑,并用铁锹铲土要活埋母亲。左邻右舍劝阻了半天,母亲才逃过一劫。

        长期以来,黄建国对王丽的打骂并没有任何改善。无论是深夜还是白天,打、骂、砸的声音不时从黄家传出。

         在村民们联名提交的求情信中说:“王丽老师也很冤枉,这么多年忍气吞声,也是个受害者……如果黄建国不这样,这种悲剧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

        2010年7月21日,北京怀柔法院判决:王丽有期徒刑12年。

        这个案件发生的心理原因是什么呢?就是王丽的情绪模式都是单一的。

        王丽处理日常生活事件的情绪只有一种,就是忍让。她在学校里忍让,被评为‘好大姐’和和蔼可亲‘好老师’,在家里是忍气吞声‘好妻子’。在她的生活里我们看不到任何可以去释放自己的情绪的地方,只有忍让。每一次忍让,都是将负面情绪挤压到身体里面,从来没有释放出去。就像往骆驼身上堆放稻草,每一天都放上去一根,久而久之,当最后一根放上去时,骆驼终于承受不住,被压死了——当王丽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时,就只好去毁灭身体——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王丽杀丈夫的行为并非仅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由于她处理情绪模式的单一性造成的。

      同样,王丽丈夫黄建国的情绪模式也是单一的,下面是报道中对黄建国性格的描述:“脾气暴躁、性情跋扈、嗜好烟酒”却是亲朋邻里对黄建国的一致评价。
  黄建国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发脾气,他因为喝酒打架丢了工作,之后就没有什么正式工作。近年来,黄建国换过许多工作,但每个工作都坚持不了半年,不是单位炒他,就是他怨单位不好,不去上班。
  黄建国嗜酒如命,一天最少三大杯白酒,而且一喝多就借故闹事、六亲不认,有时碰见猫狗都要打。正因为这样,黄建国基本上没有朋友。尽管如此,黄建国本人却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因而心理扭曲。黄建国经常到王丽工作的学校闹事,在王丽的领导、同事、学生面前对王丽大打出手,污蔑谩骂,让王丽在学校抬不起头。
  2006年,王丽在学校负责住宿管理,需要值夜班。黄建国在熄灯后去宿舍大吵大闹,抓住王丽的头发边打边骂,其他老师劝阻也不行,只好拨打110请警察将黄建国带走。

       有一次一家四口去一个饭店吃饭。黄建国喝酒后说服务员态度不好,不给钱,王丽说服务挺好的怎么能不给钱呢。黄建国就说,王丽和饭店老板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其实老板是谁,他们都不知道。

      王丽的弟弟说,有一次自己带着孩子到姐姐家做客。黄建国把儿子弄哭了,王丽去劝阻,结果黄建国恼羞成怒,搬起椅子就往王丽身上砸。自己去劝阻,黄建国反而连自己一起打,致使左臂至今都用不上力。
   因为黄建国经常去学校打骂王丽,有些老师实在看不下去,就上前拉架,但每次黄建国连拉架的老师也一起打,好几个人都受过伤。
   村民们经常听到、看到黄建国对王丽打骂,好多人看不下去就去劝解,但是黄建国见谁去就打谁,后来就没有人敢去管了。
   在黄宁上幼儿园的时候,王丽因为无法忍受,终于和黄建国离婚。但是,黄建国多次去幼儿园试图强行将黄宁带走,并扬言谁租房给王丽就弄死谁全家。
  为了儿子的健康成长,为了不连累他人,王丽不得不选择了复婚。
  从此,黄建国抓住了王丽的“致命弱点”――儿子。他更加肆无忌惮,放话说:“如果离婚,我一定会杀了你们母子和你的亲人,我说到做到。”

          从上述报道中对黄建国性格的描述不难看出,在与人交往中他处理情绪的模式也是单一的——只有自我释放,没有处理安全的模式。所以,他就会将一直将王丽逼到死路上,直至引发悲剧。在王丽杀死黄建国的时候有这样一段场景:……黄建国一边打王丽,一边扬言要“弄死”她。在挣扎过程中,王丽的手无意中摸到沙发下一个锤子。恐惧之中,王丽拿起锤子往后一通瞎抡。在锤子打到了黄建国的头部后,王丽趁机挣扎着翻过身来。此时的黄建国虽然已经倒在地上,但还用手抓王丽,并且不停地说弄死她……。因此,与其说是王丽激情杀死了黄建国,不如说是黄建国逼迫王丽杀死了自己。黄建国无节制的自我释放和王丽无原则的忍让,是引发他们婚姻和情感之间这场悲剧的真正原因。

          其实,黄建国的死因和上文提到的那个杀人抢劫犯的死因是一样的:就是他们的情绪模式只有释放,没有安全。俗话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仅有一种模式,只紧张不放松,生命是无法维持长久的。

        这样的讨论告诉我们,人们的情绪和处理情绪的模式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单一模式,这样的生命通常都不长久;第二种是纠结模式——由两种相互矛盾和冲突的两部分构成,这样的情绪模式可以维持生命却不健康,因为人们很难在其中保持平衡,使自己在人际交往的互动中自然流畅的表达,避免伤害和通过沟通获得滋养。那么有没有更为健康地情绪模式呢——恰当的释放和保护自己?如果有,我们怎样才可以获得健康的情绪和情绪表达的方式呢?对于这个问题和答案,我们将在下一章节论述。

 

这是《我们的情绪》系列文章之一,他们分别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