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情绪来自何处?

1.2、我们的情绪来自何处?

        那么,我们的情绪模式是从哪里来的呢?面对这个问题,许多人都会说,我们有情绪,是因为遇到了不顺心的人和事,是由环境造成的,换了环境就会好起来。真的是这样吗?

        东海县农民张某今年59岁,长期以诈骗他人钱财为业,已经入狱8次,狱龄达23年10个月,是一个诈骗惯犯。于2014年1月25日刑满释放。时隔两个月不到,同年3月至7月,不思悔改的张某冒充江苏省启东市的某玩具公司老板,假冒来沭阳县投资办厂,声称自己要找人装修厂房,许诺他人在其购买的厂房内装潢,骗取2.4万余元保证金。其间,以厂内食堂承包为饵,骗取他人食堂承包预付款8000元,之后消失。

  2015年1月22日,沭阳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人们会奇怪,为什么罪犯一放出来还会犯同样的罪,再怎么惩罚就是改不了,一个人在监狱里的时间远远大于他犯罪的时间,这是为什么?是他们喜欢监狱还是怎样的?为什么每每面临选择的时候,最终他们还会踏上同一条犯罪的道理?有人认为,这只是个特例,大多数普通人是不会这样的。他重复犯罪可能和他的环境有关,如果他不是一个农民,有其他挣钱的的渠道,也许就不会这样了。这样说并非正确。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经常会在同样的事情上重复犯错误。例如,经常会对某一类人发火或在某一类事情上犯错误。这种不断重复的错误是有原因的,是和个人的情绪模式有关的。在日常的生活中我们大多数情绪来自我们自身内在,而这个内在的情绪与童年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阿兰(女,27岁,白领)聪明、漂亮,刚刚被一家大公司录用。一开始,上司和同事都很喜欢她,这让阿兰很欣喜。因为她认为,自己最大的难题是不知道怎样和别人打交道。其实,她离开上一家公司就是因为和上司、同事关系过于紧张,被严重孤立。

      在这家公司工作一个星期以后,阿兰开始不安起来,她反思这一个星期的工作,觉得自己做错了许多事情,认为上司和同事一定对自己不满意。

      到了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阿兰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公司,发现大家真的对她有点不理不睬(其实大家太忙,对新成员的新鲜感已过)。于是,她悲叹:“看来真的不出所料,我又把关系搞砸了。”

      这一天里,她做错了许多事情,譬如错删了电脑里的文件,打翻了同事桌子上的水,忘记了上司刚刚交待的事情。

      结果到下班时,她更加认为自己和周围人的关系不可救药了。

      让阿兰更加不能忍受的是周围的人都在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大家对她仍然很友好)。突然有一天,阿兰对一个同事大声说道:“我早就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你没有必要装假,你这样做很虚伪。”那个同事和周围的人都感到莫名其妙。

慢慢的,阿兰和周围的人关系紧张起来,当阿兰走进办公室,大家都会感到紧张和不自在。一个月以后,阿兰又开始考虑离开这家公司,去寻找新的工作……在阿兰来找我做心理咨询之前,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换了5个工作。

在后来的心理咨询中我了解到,阿兰小的时候,父母都很喜欢比她小一岁的弟弟,对她总是挑剔,无论做什么都看不顺眼。她是在被挑剔、责骂和孤独中长大的。她所有的生存经验都是和这样的环境相关的。如果环境不是这样的,阿兰就会感到茫然和不知所措,更加的紧张。所以,阿兰的行为和情绪——紧张、惴惴不安、出错、指责和发泄愤怒——都是在‘不断的让自己回到过去童年熟悉的环境中去’。

        这样的现象并非是个案。

        也许大家都记得前几年前西安音乐学院的学生药家鑫因交通肇事引发的杀人事件。2010年10月20日晚,西安音乐学院2008级学生药家鑫,深夜驾着私家车雪佛兰克鲁兹小轿车看望女友,途中撞倒骑电动自行车的女服务员张萌(化名)。最初药家鑫想驾车逃逸,但发现张萌在记自己的车牌号,药家鑫走下车来拿出刀子,对张萌连捅8刀,致其死亡。

       对此事件,民众普遍的反映是感到震惊、愤怒和无法理解。认为药家鑫是‘疯子’、‘恶魔’,不可理喻,必须严惩。陕西博硕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富俊讲,他代理过的无数案件中,有肇事后将伤者扔到荒地里致人死亡的,有再次倒车碾压致人死亡的,却从未有过这种撞人后将人刺死的。原本只是个普通的交通肇事,他本不需要负刑事责任,现在却面临着死刑的判罚。

        各界专家也纷纷站出来表态和发表评论。

        陕西知名律师王洪说:“这个学生的行为极其恶劣,他这种行为和动机是对法律缺乏敬畏之心。药家鑫杀人灭口是对法律惩罚存在侥幸心理,是金钱万能价值观的体现。法律严惩不是根治之策,只有整个社会树立起对法律的敬畏和对生命的敬畏才是解决问题之良策。”

        陕西著名社会学家、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说,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演变成杀人案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不仅仅是案情本身,行凶者的大学生身份和他的杀人动机,给整个社会以警醒。药家鑫不光是法律意识淡薄问题,而是极度自私、冷漠的表现,视生命如草菅,对生命没有敬畏之心。

        但是,了解和熟悉药家鑫的人的反应却截然相反。知道这件事后药家鑫的老师、同学、朋友和邻居也都非常震惊,却都大为惋惜,不明白平时很低调、很平和、很用功的药嘉鑫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药家鑫的朋友、同学、邻居等为其向法官写了4份请愿书和呈现了13份奖励上学期间荣获的奖励。证明药家鑫的成长道路没有污点,学习优秀、得过各种奖励,且为人低调、温和善良。希望法庭从宽量刑,给他一条改过自新的路。

        在这些纷乱的谴责和求情、解读和评价背后,什么才是真相呢?表面看这件事情很令人不可思议,其实背后有着深刻的性格和情绪的原因。药家鑫承认,自己撞人后准备逃逸,却发现对方睁着眼,看见了自己,还试图去看车后的车牌号,随即拔刀行凶。 “我担心受害人记住我的车牌号码。”当被问到“你当时想些什么?”时,药家鑫的回答很简单:想的只是对父亲的惧怕、别让父亲斥责。药家鑫说,“我去投案自首那天,我害怕我爸爸,害怕见到他”(他阻止母亲给父亲电话,因为他太怕父亲了)。也就是说,他当时最不好的感受,不是害怕被公安机关抓获和被判死刑,而是害怕父亲。在庭审过程中,药家鑫解释了这一切。他说自己从小就被父亲寄予厚望,管束极严,每天就是学习、练琴两件事,练得不好就被打。父亲甚至会把他关到地下室里,只有吃饭才能上楼。对此他常常难以忍受,甚至一度想要自杀。

        药家鑫的父亲是一个住企业的军代表,性格内向、胆小,平时家里需要出面做什么也都是由妻子张罗。这样的性格使他对工作很认真和负责,深受各方面的信任,对待周围的人也和蔼温顺,从不与人发生冲突。但是在家里,他对待药家鑫的态度却截然相反。从小的时候开始,他对药家鑫的要求就格外严格,不允许犯任何错误,一点失误就严加惩治,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所以,对药家鑫来讲,任何错误都是不能容忍的。当交通事故发生后,错误不能避免时,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消除掉它,而并非是在有意杀人。看似很突兀的药家鑫杀人行为,其实和他父亲的管理和教育有着必然的联系,而这一切都和药家鑫早期与父亲的互动密切相关。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小的时候受的最大教育恐怕就是‘要听父母的话’,不能够对父母、老师和长辈发脾气或表示不满,美名其曰:孝顺和尊重长辈。这是一个以德育为核心的传统教育最重要的内容,所谓‘百事孝为先’。来自一项非官方机构的社会调查的数据显示:在中国,94%小学生表示在学校里是不能或不敢公开对老师表示质疑和批评的;73%孩子表示在家里是不能或不敢对父母直接表达不满和反抗。这个数据是否完全真实可信,我们无从判断。但是至少说明在中国的家庭和学校里,孩子的情绪,尤其是来自对父母和老师的情绪和不满是普遍不被认可和接受的。

        如果父母和老师的做法伤害到了孩子或者让孩子感到不高兴,怎么办?孩子唯一的作法就是表示接受和服从,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隐藏起来,而不是直接的表达出来。孩子对家长和成人有不满意又不能去表达,在这样两难的境遇中,小孩子必须要找到方法让自己生存下去。小孩子是不可能不犯错的,面对过分严格的父亲,童年的药家鑫犯了错误怎么办,就是设法不要让人(父亲)知道。久而久之,对错误的恐惧和消除藏匿错误的行为,就成了药家鑫的情绪反应模式和情绪应对模式。我们也是一样,在童年的无知和父母的要求之间来学习和构建自己的经验空间,由此构成了每个人自身的情绪反应模式和情绪应对模式。因为,不满意和不舒服的真实感受,是不会因为不去表达而自动消失,反而会在身体慢慢储蓄起来,形成一种情绪。这种储藏并非是有益的,而是逐渐成为一种和带有能量的疼痛相联系的记忆。一遇到相同的人和事,被储藏的情绪就会立即被唤醒,迅速形成不满意或不舒服的感受。就像身体未痊愈的伤口,一被触碰就会引发疼痛一样,而同样的外来触碰在别的地方就不会引发疼痛。这种针对某些特定人和事反复产生的不满情绪,叫做基本情绪,基本情绪决定着每个人的日常情绪和日常社交行为——大多数情况下个人的不良情绪都是由此引发的。

        基本情绪通常都和曾经的痛苦记忆有关,引发紧张、惶恐、不安和流失的感受。所以说,基本情绪是由某种‘爱的缺失’经年累计而逐渐形成的特定不良感受,每当类似事件出现,就会唤醒人们的基本情绪——对‘爱的缺失’不良感受的记忆——出现恐惧、慌乱、紧张等等。为了消除这些不良的感受,或者说为了避免紧张、惶恐、不安和流失感所预示的结果,人们就要学习和掌握能够迅速消除基本情绪的方法。这种由基本情绪所诱发的消除不良感受的习惯性行为反应就叫做情绪应对模式,或者叫做基本情绪应激反应。

        所以,基本情绪是由某种‘爱的缺失’经年累计而形成的特定的不良感受,基本情绪应对模式是 消除这种不良感受的习惯性方法和手段。

        父亲过度的严厉对药家鑫而言就是‘错误’所引发的宽容和理解的缺失,这个缺失带来的感受就是对‘错误’的敏感和由此引发的恐惧、慌乱和紧张感,这是药家鑫的基本情绪。这个基本情绪使药家鑫在与人相处时总是处于紧张和小心的状态,几乎所有认识药家鑫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安静、懂事、好脾气、做事认真、心细和几乎不犯错误的人。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懂事、细心和随和的外表下,内心处在怎样的紧张和不安之中——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错误’。而药家鑫的基本情绪应对模式,即消除恐惧、慌乱、紧张的手段就是迅速消除或隐藏‘错误’,不要被人们看到。据说药家鑫在做案次日不露声色地到学校上课,面对警察一次又一次的盘问,也应对从容,逃过抓捕。所以,药家鑫因交通肇事而杀人时的行为并非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基本情绪的应激反应,与他日常遇见错误时产生的情绪和行为反应是相一致的。基本情绪是深埋于潜意识中童年的关于‘伤害和安全’的最深刻记忆,是那种不易察觉,而又每时每刻左右着我们的心理和行为的情绪。

        而药家鑫的这一切看似荒唐的杀人行为都是和幼年时期与父亲的情感互动密切相关。在与孩子的互动中,大多数父母和老师虽然都能够感受到和知道孩子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但是,他们不是默认就是以公开鼓励的方式来认可孩子的这种做法。所以,压抑自己的情绪,而不是全然表达,在中国的家庭和学校中被当做正统的社会教育理念来灌输给孩子,鼓励他们压抑自己真实的不良感受和对他人的不满,不要真实的表达出来。这样的教育和鼓励对孩子的心理成长、情绪处理和人际关系的处理都是极其有害的,并且会影响终生。

        通过对药家鑫案例的分析,我想告诉大家:心理学长期的临床观察和研究的结果表明,成年人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如果总是针对某些特定的人和事容易产生不良情绪——愤怒和不满,其真正的原因并非来自对方,而是当事人自己内在的心理,在于他早年成长经历中和父母的互动及关系中的‘爱的缺失’或‘爱的未满足’。这种‘爱的未满足’会促使我们继续在其他关系中寻求和企图重新获得‘爱’。如果得不到,我们就会继续愤怒和不满,成为抱怨者,在与他人的交往和社会关系中去释放我们的不满。这种来自童年一直持续到成年的针对某些特定人和事的‘愤怒和不满’,就构成了一个人的情绪诱发模式,也正是上文所说的‘基本情绪’。

        每种情绪都需要相应的人际互动环境,而寻求基本情绪释放所需人际互动环境叫做情绪应对模式复制。例如,上面提到的阿兰案例。基本情绪和基本情绪应对模式的复制常常是构成个人情感和社交的日常内容。而基本情绪的形成,和对基本情绪应对模式的依赖,都来自个人童年主要的人际互动——亲子与抚养关系。

        不良的‘基本情绪’包括骄傲、愤怒、不满、压抑、嫉妒、仇恨和破坏等等,这是因为,基本情绪来自人们对爱的未满足的深刻记忆。爱的未满足越多,记忆就越深刻,从中所积累的情绪能量或破坏能量也就越强,人类的情绪几乎都是和爱、失去爱相关联的。

        也就是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的情绪都和基本情绪有关或来自基本情绪。所以,基本情绪随时随刻都在左右着我们的情感生活和基本的人际关系,如果基本情绪得不到很好的处理,就会伴随人的一生,让人永远活在愤怒和不满之中。

        这是因为人类情绪的生成,是与生命的成长历程是密切相关的。

        生命历程始于母亲的胎腹,那时的生命被彻底的包裹和全然的供养——安全、温暖、舒适,没有丝毫的伤害和不安。但是,突然一天,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条件下,我们被排挤出来,来到一个陌生、嘈杂、刺眼、冰冷和生硬的世界,从此离开了那个全然被保护、被供养的温暖、舒适和安全的世界。我们的记忆里,命中注定的被镶嵌了一个信息,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地方安全、温暖、舒适,没有丝毫的伤害和不安,全然被保护、被供养的地方,这是关于幸福的深刻体验和记忆,一生都不会消失。于是,我们开始了一生的寻找,关于幸福。在这个世界曾经有过,我们一定要把它找回来。在这个一生的寻求之旅中,我们发现,越是努力,越是对外索求,自己离幸福就越远——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不仅离开了母亲的身体,也远离了她的怀抱,然后远离家庭、学校、老师、朋友……最后唯一无私爱我们的父母也会辞世而去。那我们怎么办呢?就开始到别的地方和别的人身上去寻找。向他们所求幸福和爱,向他们要认可、要欣赏、要金钱、要接纳来取代父母的爱,或在父母那里没有得到满足的爱。可是除去了父母之外,没有人可以无私的爱到我们,而且,他们和我们一样,不是给予而是同样不断的索求。我们开始感到受伤害,被拒绝、被冷漠、被自私和侵害包围着,越来越痛苦,也越来越渴望幸福。于是我们越加的索求,不遗余力,用谴责、抱怨、不满和愤怒,这就构成了大多数人一生的寻求和不幸。因为,谴责、抱怨、不满和愤怒使他们更加远离人群和世界,也就越加远离幸福。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人一生都在寻求幸福,而其中绝大多数人无法找到。

        这是因为,不幸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我们的内在。。来自我们对‘爱的缺失’的感受和记忆。这个世界并不缺乏爱,缺乏爱的是我们的内在。基本情绪并非只是一时的不良反应,而是让我们远离幸福的永恒障碍。情绪并非是天生的,而是来自经历,来自我们出生之后所感受、所听到和看到的,来自我们和父母的互动,以及他们给予的爱。父母都有不完善的地方,他们爱和情感给予的不完善,造成了孩子情感体验和被爱的缺失,由此构成了个人情感上的缺失和情绪表达上的缺失,这个缺乏让我们无法成为一个好的朋友、父母和领导者,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对这个世界充满抱怨和愤怒的孩子。(这一点我们将在2.2‘为什么我们可以处理情绪’做更详尽的讨论和说明)

 

这是《我们的情绪》系列文章之一,他们分别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