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的人生

《千里冰雪男儿泪 山登绝顶我为峰》

此文献给北大山鹰社5位山友:林礼清、张兴柏、雷宇、杨磊、卢臻

今年(2002年)之夏,工大攀登博格达,北大山鹰攀登希夏巴玛,一座是全技术型山峰,一座是海拔高度八千米半技术型山峰,这在高校登山史上都是一次更为全新的突破,也是历经几年人才技术和经验的积累下,一次更高更难的尝试,因此走前两校相约回来后做一次深度交流。然而,8月份一出山就收到北大山鹰希夏巴玛山难消息。五位山友,其中有些我是熟悉的。他们的清纯与优秀是目力所及之内少有的青年。痛定思痛,写下此文,以示告慰。

 

一个小孩,费力地推开一扇大门,对着空旷而漆黑的空间,高声大喊:“有——人——吗?”声音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回荡,惊起一群鸟儿在屋顶的上空盘绕。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要去登雪山?说真的,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冰冷的极地才能完全的释放自我…… 小的时候,父亲的手臂常常把我举向高空,我尖声的惊叫,心中荡起异样的激动。 长大以后,面对拥挤忙碌的人群,难已融入其中。于是背起行囊,和朋友一起去寻找儿时的感觉。因为遥远天际的那一片灰色总是使我们困惑:是山,是云,是地,是天? 我们克服重重险阻,跨越高山巨川,走向那片灰色,去寻求答案:哪里是山,哪里是云,哪里是地,哪里是天?渴望着能象鸟儿一样在天边展翅遨游。

继续阅读